云南超前布局下一个10年:构建五个万亿级产业,

  • 时间:
  • 浏览:0
  • 来源:

在“十四五”来临之际,云南省如何布局下一阶段发展?

近期,云南省发布的《中共云南省委 云南省人民政府关于加快构建现代化产业体系的决定》(下简称《决定》),针对云南实际,提出构建以5个万亿级产业、8个千亿级产业为核心的现代化产业体系,并结合“十四五”规划进行布局和实施。

其阶段性目标是,到2030年,云南省的支柱产业和优势产业增加值占GDP比重超过60%,对经济增长的贡献率超过60%,基本形成云南现代化产业体系。

云南省社科院研究员陈铁军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相比较于四川、重庆、贵州等西南省市,云南省过去数年并未在创新产业,如大数据、人工智能方面展现突出优势,主要原因还是在观念上较为闭塞,没有享受到经济全球化所带来的红利。因此,在“十四五”前期,云南省需要转变观念,发展优势新兴产业,对“下一个10年”进行超前布局。

云南力补产业短板

在《决定》中,云南省重点培育的“五个万亿级、八个千亿级”产业中,不仅有烟草、房地产等传统产业,也包含生物医药、新材料等战略性新兴产业,其目标是在推动该省经济增长的同时,对产业结构进行调整优化。

五个万亿级产业中,包括先进制造业、旅游文化业、高原特色现代农业、物流业和健康服务业,2030年占GDP的比重分别为8%-15%之间,合计占GDP比重为55%,再加上八个千亿级产业的贡献,现代化产业体系对云南省对经济增长的贡献率共计将超过60%。

针对现实情况,云南省发改委副主任赵修春说,当前云南省产业发展的结构性矛盾仍然突出,主要表现在重工业主要靠资源、轻工业主要靠烟草、制造业主要靠国企的工业发展格局尚未根本扭转,科技创新对产业发展的支撑作用不强,产品大多处于产业链和价值链低端,高新技术产业投资规模较小。

为此,下一步云南省产业发展的总体思路是“存量变革”和“增量崛起”,以弥补短板,增强云南经济在全国的竞争力。

所谓“存量变革”,就是要进一步做优做强传统产业。云南省工业和信息化厅副厅长陈钟耕认为,从云南的实际看,要放在烟草、钢铁、有色、化工、建材等有一定比较优势和发展基础的传统制造业产业上,突破口是着力推进和实施“数字化、网络化、智能化”的绿色制造业发展。

“这是全国发达地区与我们经济发展差不多的地区都在着力推进的事。”陈钟耕说,“制造本身很难区分是先进还是落后,关键是先进的理念、先进的技术、先进的管理手段、先进的营销模式、先进的服务,能有效提升我省制造业质量。”

“增量崛起”则是要做大做实新兴产业,重点聚焦的产业包括新能源汽车及其配套产业,数字经济产业,以及数据中心、人工智能、工业互联网、5G应用等“新基建”。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注意到,在云南的万亿级产业中,先进制造业最受推崇,到2030年其主营业务收入计划达到2.9万亿元,占GDP比重达到15%。

不过,云南省人社厅副厅长石丽康也承认,云南省制造业领域的研发、制造人才不足,存在制造业人才的短板,是制约先进制造业做大做强的瓶颈。

“从专业技术人才的角度,我们实施高层次人才培养支持计划,通过这些计划的实施,培养提升一批专业技术人才,给先进制造业提供研发人才,补齐在研发和科技方面的短板。在技能人才方面,我们通过大规模的职业技能提升行动,为企业培训一批技术型、技能型人才。2020年,还安排了15亿元资金重点对先进制造业给予支持。”石丽康说。

数字经济规模将达4000亿

在云南省的万亿级产业中,作为其传统优势产业的文旅产业也在其中。

云南省文旅厅副厅长孙炯说,2019年,全省接待海内外游客8.07亿人次,实现旅游总收入1.1万亿元。与此同时,云南旅游(002059,股吧)文化业也存在诸多困难和问题,如全省单一观光型的旅游产品结构尚未得到根本改变,现在以观光游为主,符合北上广深一线城市游客需求的产品仍较少,门票经济特征依然显著。传统旅游目的地产品老化,旅游新业态、新产品培育不足,旅游转型升级进程缓慢。旅游市场秩序问题时有发生,市场整治压力依然存在等。

为此,《决定》明确,通过一系列举措,力争全省旅游文化业到2025年实现总收入达到2万亿元,到2030年达到3.5万亿元、占GDP比重达到12%的目标。

在千亿级产业中,包含数字经济产业。云南省在该产业方面的目标是,打造我国面向南亚东南亚数字经济示范区,力争在全国率先突破面向南亚东南亚的多语言技术。打造区块链技术应用高地,做强云计算、大数据、物联网、人工智能等产业。到2030年,数字经济核心产业产值达到4000亿元。

云南省数字经济局副局长李志华表示,在千亿级产业中,数字经济产业是推动云南省经济发展的新引擎。2019年,全省信息产业主营业务收入规模达1465亿元,增速为18.3%。

但一个突出问题是,目前云南产品大多处于产业链和价值链底端,民营经济、县域经济、园区经济普遍不强。

“数字经济的核心在于充分发挥新兴技术赋能效应、挖掘数据资源核心价值,具备优化社会服务资源配置,提升企业生产与服务的协同性、精准性等显著特征,是云南激活创新活力、带动传统产业转型升级的重要驱动力量。”李志华表示。

另一方面,目前“新基建”成为了国内各个地方热推的新领域。如仅在西南地区,包括四川、重庆等地,已经明确提出了“新基建”的发力领域,其中与云南省亦多有重合,在此背景下,云南在“新基建”方面的优势有哪些?

李志华认为,云南省具有面向南亚东南亚辐射中心区位优势。云南省清洁能源丰富,2019年全省电力装机9500万千瓦,全年发电量3462亿千瓦时。其中,绿色能源装机占比84%,绿色发电量占比92%,两项指标均为全国最高。此外,云南还有后发优势。

“区块链、大数据、云计算、人工智能、物联网等新一代信息技术特性决定其应用和产业化发展无所谓边疆内地,不再受物理空间和交通束缚限制,这给云南省后发赶超提供了机遇。”李志华表示。

(作者:李果 编辑:李博)